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2020/10/8 17:10:32 本站原创 佚名
 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------曾祥裕风水团队参观萧军墓园随笔

(温情提示:金秋十月曾祥裕风水团队隆重推出岭南贵族风水名地野外实践课目    岭南风水名地考察 、现场教学  名额有限 报名从速,联系电话13766307454)

曾祥裕 曾海亮

人们一谈到萧军,自然就想到萧红,这两位文学才子曾经有过一段相互搀扶的岁月。他们相知、相爱、相离,经历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苦旅。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曾祥裕风水团队怀着萧军文学才华的仰慕,曾考察了萧军墓风水。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两人爱情浓烈时的合影
墓地在萧军公园底部的一个右侧地方,前有萧军雕像,墓座为大理石,后面有一纪念诗墙,为萧军的一段语录,两侧松柏簇拥,墓座为大理石,经测,坐向为癸山丁向兼子午。

萧军是幸运的,生前尽管命运坎坷,但是他毕意熬到文革结束看到中国改革开放大幕的掀起。他毕竟在生命的最后时光享受到了人生荣耀;毕竟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,有一个纪念他的纪念馆。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而他生前的爱人萧红1942年1月13日,被医生误诊为喉瘤,喉管开刀,病情恶化。18日,确诊为恶性气管扩张,第二次动手术换喉头呼吸管。21日,所住医院被日军占领,改为日本战地医院,病人全部被驱逐。22日,在战争与病痛的折磨中,她与世长辞,年32岁。

  病重的日子里,她已不能说话,只用笔在纸上写道:“我将与蓝天碧水永处,留得那半部‘红楼’给别人写了”,“半生尽遭白眼冷遇……身先死,不甘,不甘”。寥寥数语,写尽了一生的痛苦与挣扎、漂泊与无奈、奋斗与成就。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 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  作为女人,她几乎承受了那个动荡时代的全部屈辱——父亲的绝情绝义、未婚夫的始乱终弃、丈夫的背信弃义、爱人的临阵逃离;全部苦难——仅仅为了活命的生存苦难、维护民族尊严的战争苦难、男权社会对女性的压制、种种病痛对身体的折磨……她颠沛流离于哈尔滨、上海、日本、北京、重庆、香港之间,独自以柔弱之躯抵御着饥饿、寒冷、病魔、战火,不然又能怎样呢?她的家早就对她关死了门,她的国正被片片蚕食,她的爱要么被践踏,要么得不到回应,她的一生啊,多的是凄苦、误解和嘲讽,少的是欢乐、安宁与温情。绕树三匝,无枝可依,一只盘旋徘徊在20世纪初荆棘林里的鸟儿!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观萧红其人,读萧红作品,令人想到《荆棘鸟》扉页上的那段话:

 有一个传说,说的是有那么一只鸟儿……从离开巢窝的那一刻起,它就在寻找着荆棘树,直到如愿以偿,才歇息下来。然后,它把自己的身体扎进最长、最尖的棘刺上,在那荒蛮的枝条之间放开了歌喉。在奄奄一息的时刻,它超脱了自身的痛苦,而那歌声竟然使云雀和夜莺都黯然失色。这是一曲无比美好的歌,曲终而命竭。然而,整个世界都在静静地谛听着,上帝也在苍穹中微笑。因为最美好的东西只能用深痛巨创来换取……

  两萧6年爱情生活,让萧红至死难以忘怀,还给萧军留下《生死场》的版权!这份沉甸甸的爱,真是感天动地!

而在萧军那儿却平静的有点冷漠,他说,“作为一个六年文学上的伙伴和战友,我怀念她;作为一个有才华、有成绩、有影响的作家,不幸短命而死,我惋惜她;如果从‘妻子’意义来衡量,她离开我,我并没有什么‘遗憾’之情!……也许可以这样说:在文学事业上,她是个胜利者!在个人生活意志上,她是个软弱者、失败者、悲剧者!”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  有人说,两萧的最后分手,既有性格的冲突,也有萧军的大男子主义的粗暴,伤害了萧红柔弱的心。而且萧军容纳不了萧红的文化才华超过自己。因为萧红在文学上的飞速进步,在萧军心里,或多或少,都会形成一个落差。男尊女卑的关系被打破了,丈夫的权威性和自尊心受到了挑战,家庭矛盾,这便像是强压的水里的木块,一旦释放压力,它必然会慢慢浮上来。

 从两萧的生前死后的遭遇,我们就不难理解:两情分离受害最深的是女性!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 
 
 
            >>更多
·为什么说拙政园的风水有问题,谁住谁
·曾祥裕:南京中山陵中西合璧的建筑杰
·曾祥裕风水团队考察南京紫金山明孝
·10月23日各路易学精英汇聚广州番禺
·广东省茂名市轄下高州市福主命理分
·曾祥裕风水团队东北之行 感悟长春净
·曾祥裕团队风水杨州行 小巷深处访古
 
            >>更多
·曾海亮: 广西覃氏乔迁吉课
·赣州风水师曾祥裕新春应闽地福主之
·梅州五华棉洋寻龙证穴记
·曾祥裕考察梅州五华洛阳围曾氏蟹形
·安葬吉课
·探究吉安王家大祠 风水玄机
·商业风水在于形成一个聚财局   
 
 
(一)杨公风水理论基础
1)阴阳五行知识
2)河图洛书、先天八卦和后天八卦知识运用
3)中国风水发展简史
4)晋郭璞《葬书》讲解
5)唐杨筠松《青囊奥语》讲解
6)杨公古法风水入门(含操作规程)
7)唐杨筠松《玉尺经》白话解
8)罗盘知识
9)杨公三合盘以及七十二龙的运用
10)龙水交会内四局和乘外气外四局以十二长生宫的运用...>>查看更多培训内容
 
 
 
 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2020/10/8 17:10:32 本站原创 佚名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------曾祥裕风水团队参观萧军墓园随笔

(温情提示:金秋十月曾祥裕风水团队隆重推出岭南贵族风水名地野外实践课目    岭南风水名地考察 、现场教学  名额有限 报名从速,联系电话13766307454)

曾祥裕 曾海亮

人们一谈到萧军,自然就想到萧红,这两位文学才子曾经有过一段相互搀扶的岁月。他们相知、相爱、相离,经历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苦旅。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曾祥裕风水团队怀着萧军文学才华的仰慕,曾考察了萧军墓风水。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两人爱情浓烈时的合影
墓地在萧军公园底部的一个右侧地方,前有萧军雕像,墓座为大理石,后面有一纪念诗墙,为萧军的一段语录,两侧松柏簇拥,墓座为大理石,经测,坐向为癸山丁向兼子午。

萧军是幸运的,生前尽管命运坎坷,但是他毕意熬到文革结束看到中国改革开放大幕的掀起。他毕竟在生命的最后时光享受到了人生荣耀;毕竟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,有一个纪念他的纪念馆。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而他生前的爱人萧红1942年1月13日,被医生误诊为喉瘤,喉管开刀,病情恶化。18日,确诊为恶性气管扩张,第二次动手术换喉头呼吸管。21日,所住医院被日军占领,改为日本战地医院,病人全部被驱逐。22日,在战争与病痛的折磨中,她与世长辞,年32岁。

  病重的日子里,她已不能说话,只用笔在纸上写道:“我将与蓝天碧水永处,留得那半部‘红楼’给别人写了”,“半生尽遭白眼冷遇……身先死,不甘,不甘”。寥寥数语,写尽了一生的痛苦与挣扎、漂泊与无奈、奋斗与成就。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 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  作为女人,她几乎承受了那个动荡时代的全部屈辱——父亲的绝情绝义、未婚夫的始乱终弃、丈夫的背信弃义、爱人的临阵逃离;全部苦难——仅仅为了活命的生存苦难、维护民族尊严的战争苦难、男权社会对女性的压制、种种病痛对身体的折磨……她颠沛流离于哈尔滨、上海、日本、北京、重庆、香港之间,独自以柔弱之躯抵御着饥饿、寒冷、病魔、战火,不然又能怎样呢?她的家早就对她关死了门,她的国正被片片蚕食,她的爱要么被践踏,要么得不到回应,她的一生啊,多的是凄苦、误解和嘲讽,少的是欢乐、安宁与温情。绕树三匝,无枝可依,一只盘旋徘徊在20世纪初荆棘林里的鸟儿!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观萧红其人,读萧红作品,令人想到《荆棘鸟》扉页上的那段话:

 有一个传说,说的是有那么一只鸟儿……从离开巢窝的那一刻起,它就在寻找着荆棘树,直到如愿以偿,才歇息下来。然后,它把自己的身体扎进最长、最尖的棘刺上,在那荒蛮的枝条之间放开了歌喉。在奄奄一息的时刻,它超脱了自身的痛苦,而那歌声竟然使云雀和夜莺都黯然失色。这是一曲无比美好的歌,曲终而命竭。然而,整个世界都在静静地谛听着,上帝也在苍穹中微笑。因为最美好的东西只能用深痛巨创来换取……

  两萧6年爱情生活,让萧红至死难以忘怀,还给萧军留下《生死场》的版权!这份沉甸甸的爱,真是感天动地!

而在萧军那儿却平静的有点冷漠,他说,“作为一个六年文学上的伙伴和战友,我怀念她;作为一个有才华、有成绩、有影响的作家,不幸短命而死,我惋惜她;如果从‘妻子’意义来衡量,她离开我,我并没有什么‘遗憾’之情!……也许可以这样说:在文学事业上,她是个胜利者!在个人生活意志上,她是个软弱者、失败者、悲剧者!”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
  有人说,两萧的最后分手,既有性格的冲突,也有萧军的大男子主义的粗暴,伤害了萧红柔弱的心。而且萧军容纳不了萧红的文化才华超过自己。因为萧红在文学上的飞速进步,在萧军心里,或多或少,都会形成一个落差。男尊女卑的关系被打破了,丈夫的权威性和自尊心受到了挑战,家庭矛盾,这便像是强压的水里的木块,一旦释放压力,它必然会慢慢浮上来。

 从两萧的生前死后的遭遇,我们就不难理解:两情分离受害最深的是女性!

萧军死后备受中国文人的最高的厚葬礼遇,有一个以他名义的公园
联系方式:0797-8131067;手机:13766307454
培训地址:江西省赣州市章贡区八一四大道60号赣南日报社内
邮政编码:341000 邮箱: 421184777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