透过宗祠风水看家族的兴衰
2013-7-21 16:52:26 本站原创 佚名
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南康卢氏宗祠风水的盛衰之变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曾祥裕(赣南杨公风水培训网 QQ421184777)
 
   生活中有的事情自己淡忘了,但是这件事有益社会或利益他人,却让人们记住你。我的记者生涯和风水实践,用心为百姓办了实事,换来了一些好评,给我带来了欣慰。
 
    癸巳年炎夏的一天,我率福州学生小杨来到南康唐江卢屋村,再次考察卢氏宗祠风水。卢圣棋老人已过七旬,身体硬朗,听说我来了,兴冲冲地骑着自行车赶来,打开宗祠大门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  透过宗祠风水看家族的兴衰
 
         
      我与卢老的缘分可追溯到2007年秋,那是第一次考察卢氏宗祠风水。卢老在介绍完卢氏宗祠历史后,知道我是赣州晚报的记者,就请我去祠附近看一座断桥,说这座桥断后影响当地百姓的出行,请我做一个报道。我拍了几张断桥的图片发回报社,没过几天晚报发了图片,记得标题是"谁来维修这座断桥?"这则反映民生问题的图片新闻引起了唐江镇政府的重视,几经筹款才于2010年建成新桥。
 
  卢圣棋老人感谢我的报道,说为当地老百姓解决了一个出行大问题。记者的良知让我写了一些贴近生活,反映民生的报道,在社会上引起了一定反响。回忆这段记者生涯,甘苦皆有。新闻报道能否让老百姓满意,才是衡量记者成就的一把尺子。
 
   同样,风水师的口碑在于你运用真才实学,为福主祈福,带来丁财贵的风水效应。
 
   想当年卢氏宗祠风水效应之所以集丁财贵于一身,就得益天时地利人和。
 
    传说,唐末的唐江卢氏先人,起先只在北边的沙溪(现为十八塘)傍山而居,现在的卢屋村所在地则由叶氏(也有罗氏或蓝氏之说)依山而住。人稀地广的年代,卢氏与叶氏如同兄弟,亲戚般时常走往。有趣的是,山里的卢氏不喜鸟兽,却喜欢打鱼捉虾,水边的叶氏不喜渔活,却喜欢打鸟捉蛇。于是,两姓氏便对换了居所。
 
   居所的变化为卢氏家族开创了一个风水的新局面。卢氏后裔在此繁衍,人丁兴旺,数百幢卢氏族人居住的红砖房或青瓦屋,分布在方圆一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枕着上犹江水做着发财梦。精明的卢屋村人没有浪费地利资源,利用唐江水上交通便利的天然条件,做起生意。唐江水边商铺林立,其中就有不少是卢家人开的。
 
    读书做官是中国人步入上等人生活的美梦。发财后卢屋村人,送子孙去外地读书。正因为卢屋村人自古崇尚教育,讲究文武之道,人才辈出。
 
   有专家考证后认为,卢屋村这个繁荣昌盛的家族,曾为南康唐江千年古镇塑厚重客家文化内容的一页立下汗马功劳。据有关资料记载,自宋元以来,该村共出进士13人、文武举人30人,朝议、直奉、通议大夫、禀生、监生、贡生等300余人。上世纪前期曾出上将、中将、少将9人。
 
   据不完全统计,解放后具有高级工程师、硕士、博士、正副教授等职称、学位者七八十人。在赣南历史上,一个村能出这么多人才,实属罕见。如今,该村卢元伟、卢元良等人的进士牌匾仍保留完整,卢师谛和卢同佐上将的牌匾高悬在祠堂柱上。此外,清朝嘉庆元年正月初一皇帝颁发的诏书石碑仍清晰可辨。
 
    为什么卢屋村人丁旺,而且人才辈出?
 
   人们从社会经济和地理等角度解读卢屋村,各持一词。作为风水研究者来说,眼前任何一件建筑物的存在空间都存在一个气场。
 
   气场旺不旺人,在于它的内外环境的有机结合。
 
    大凡一个名地必有风水故事,供后人解读。
 
   相传明洪武年间,唐江卢氏族谱记载的唐江卢氏开基人卢受海死时,风水师傅为其择一“乌狗睡懒觉”的穴位。动物安卧之地,必定气场稳定。
 
    而另一位祖先则有“狗熊岭”的故事,则反映天赐厚福给有德人的圣训。
 
    故事是这样的, 以明初“七间店”为中心渐成街市的唐江已具规模,卢屋村人在唐江商品经济繁荣大潮中脱颖而出。涌现一大批豪商大富人家。这些富起来的商贩们,经常往返于唐江、赣州之间, 一次,卢家太公带着他豢养了几年的大灰狗,肩负着一袋银元,往赣州城调货去。赶到赣州,与供货方见过面,验过货准备付钱时,才忽然发现,那袋银元不知搁在哪里了,一时间竟吓出一身冷汗。货主与他是老朋友,便允许他先取了货,下回再补货款来。卢太公谢过,便急急往回赶,这时离开卢屋村已有近10天了。半途中,他忽然想解手,走进甘蔗地才想起,自己那日去赣州时曾在这里方便过。忽然,他发现随他一块出门的那条大灰狗竟立在地里一动不动,仔细一看,发现它竟断气死了,一触摸就萎然倒了下去。惊悚之时,见那袋银元搁在一侧,安好无损。卢太公感于灰狗之忠诚,亲自将狗背回卢屋村,并在附近山岭厚葬,同时还建了一庙,名叫“狗熊庙”,以志纪念。
 
   这山岭也因此有了“狗熊岭”的名字。
 
   卢太公嘱后人,自己死后要葬于狗熊岭,与忠诚之狗为伴。待卢太公死后,后人将其棺木往狗熊岭抬去,快至岭巅,忽然乌天黑地,电闪雷鸣,大雨滂沱,山洪陡发。一两个时辰过后,天空才放晴,太公后人出得狗熊庙,却发现棺木失了踪影,风水师傅一看,大叫:“卢屋村当旺,太公天葬也!”原来是泥石流将太公棺木自然淹埋。从此,卢屋村就有了“头受海,二太公”之说法。
  
   一个祖坟带来的后续风水效应竟有如此神奇。
 
   但是,世事无常,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,随着时间的推移,曾经美好的东西会因种种因素的影响而改变原来的模样。形式上的变化常会带来实质内容的改变。风水就是一个常变量,有天意不可违的力量,有人祸强加的灾难。
 
   我向卢圣棋老人了解卢氏宗祠的前身和今天的外环境变化。
 
 透过宗祠风水看家族的兴衰透过宗祠风水看家族的兴衰
      
   卢屋村坐落在川流不息的犹江河畔,离唐江墟镇近不足两里。卢氏宗祠坐北向南,经测祠堂石柱为癸山丁向,原先祠前平坦无阻,可见到江面,上犹江从西南上堂,流向东方,同时村中一条支流叫沙溪穿村而过,从北流经村头,流入东方汇入上犹江,水口关锁。村内几十口大池塘即可调节蓄水,又可养鱼,村民生活在绿树成荫,碧波荡漾的家园,环境幽雅。从风水考察,卢屋村旺丁在于收到一条长生水上堂。据卢圣棋老人说,这个祠堂名下有六个房份,后期二房丁多财也多,其以开亚洲大药房的卢致祥老板为代表人物,他做药材生意做到武汉、香港以及新加坡。而三房走仕途的多,如三房出了卢师谛和卢同佐上将。
 
   只是到了上个世纪文革时大修水利,把沙溪河水被人为地引了进来,直穿过整个卢屋村往犹江水汇去。这叫水破天心格局。加上祠堂遭毁,前栋荡然无存,在祠前右侧建了一所学校,楼高于宗祠,呈现逼压态势。而且祠堂(厅堂天井放水出坤口)放水由祠前南方改为从祠后放水,冲壬子方。此后财气大泄,今日之唐江人卢氏大富大贵人家不如以前多。
 
   卢圣棋老人说到卢屋村今不如昔,感叹地说,水破天心,败坏了古村风水格局;宗祠前后环境业遭破坏,无力修复呀!
 
 
  (温情提示:凡参加7月24日赣州杨公风水学习班的同志,请务必在7月23日到达赣州,报名地点在赣南日报社内,电话13766307454)
 
 

 

 
 
 
            >>更多
·深圳白领学习杨公风水获益良多
·透过宗祠风水看家族的兴衰
·中国杨公风水走向世界
·漫谈桥的风水作用
·学杨公风水,我们选择曾祥裕老师
·风水培训:杨公风水独领风骚
·潮州人为何重视祠堂风水
 
            >>更多
·义乌称霸世界小商品市场的风水解析
·解读南康丁财贵的风水之谜  ------
·中国山水画的风水元素
·浙江考察笔记
·陈嘉庚旧居和墓园风水探秘
·曾祥裕考察浙江奉化溪口风水
·阴宅风水以荫护后人平安健康为终极
 
 
(一)杨公风水理论基础
1)阴阳五行知识
2)河图洛书、先天八卦和后天八卦知识运用
3)中国风水发展简史
4)晋郭璞《葬书》讲解
5)唐杨筠松《青囊奥语》讲解
6)杨公古法风水入门(含操作规程)
7)唐杨筠松《玉尺经》白话解
8)罗盘知识
9)杨公三合盘以及七十二龙的运用
10)龙水交会内四局和乘外气外四局以十二长生宫的运用...>>查看更多培训内容